昱平畫作—–親愛的聖子

問與答:對身體的恐懼 作者:若水

2010/05/14 00:39

 
原文刊載於2006年奇蹟課程中文舊網站,版權屬作者若水女士所有,煩請轉載時註明出處及作者,特此說明。
 
問:自從親人生病以來,他變得有些六神無主,許多好心的奇蹟學員,傳來許多養生治療的訊息,讓他更加兢兢業業地護著他那不爭氣的身體。由於他對自己的身體愈來愈沒信心,看到別人這樣熱心地幫忙,他感到自己漸漸由恐懼,轉為挫折,竟然隱隱地生出憤怒了,讓他內疚不已。 
我不了解的是:奇蹟的學員一方面腦子都懂得恐懼是虛無的這個道理,但一方面又很認可它左右我們的力量,去做各種另類治療,消除恐懼,清除業障。說實話,我自己也很希望借用這些magic 幫親人快速地度過難關,甚至當我有一天也可能需要的時候。但這些年對奇蹟課程的了解,深深覺得我更需要的是,學習接受「聖靈的詮釋」。請你幫我解疑一下好嗎?
 
答: 你們的提問,勾起了最近縈繞我心頭的隱憂,看到一堆好友,一邊修奇蹟課程,一邊尋求種種magics,美其名為方便法門。他們不是不了解奇蹟課程毫不妥協的原則,也毫不隱諱內心埋藏的恐懼與內疚,然而一旦需要面對這一關卡時,不少人退縮了,回到身體的層次,或另請高明,來化解心裡的障礙。
      讓我更擔心的是這些奇蹟學員學貫中西,辯才無礙,知道如何為小我找出種種藉口,卻看不出自己已經選擇以小我為師,而放棄了聖靈的治癒方法;在問題的枝節或後果上大費周章,就是不敢去碰自己繫在虎口下的鈴。
 
      奇蹟課程知道人心已被恐懼「逼瘋」了,根本聽不到聖靈的微音,故從不禁止學員採用任何方便法門,它只是溫柔地提醒:任何物質性或外力治療,最多只能消彌表面的症狀,它只能暫時轉移人的焦點,給人片刻的釋放,讓人有機會「重新選擇」。所以真正的治癒能力在於你自己的「重新選擇」,不是靠藥物或是其他另類療法師父的。
 
      奇蹟學員若已經病得六神無主,則不妨藉助外力來安撫一下恐懼的心靈;如果還沒到這麼嚴重的地步,或是身體已經恢復到一定的程度,奇蹟課程會說:「何必浪費你的精力與時間?」奇蹟課程自詡它的特點乃是為你節省時間,但學員若一碰到自己該重新選擇的關卡,就求助於外力的話,何必修奇蹟課程?許多門派都有足夠的方便法門讓你玩個痛快。
 
      只要是靠外力的治療,包括能量、靈氣、消業、開脈輪等等所謂的靈性治療,都屬於小我與物質層次的遊戲,被奇蹟課程劃入「怪力亂神」之列。這些治療不僅耗錢、費時,而且時效極短,連最具體的身體按摩,效果大概都保不了幾天。時效一過,原以為已經解除的恐懼,會無情的反撲,連本帶利地向我們索債的。
 
      今年在台期間,有朋友送我一些名貴的除紋液,她聲稱大約塗抹兩週,可以保持三個月的效果。我兢兢業業地試了她的樣品,一向「不知老之將至」的我,開始每天檢查眼角的魚尾紋了。說實話,以前我也沒有攬鏡自照的習慣,沒注意過自己的魚尾紋,所以也不敢說,自從擦了「除紋液」以後,究竟有何改變。然而,魚尾紋一旦潛入了我的意識領域,它便陰魂不散了,隨時逼問我:我真的會為了青春形象去買這名貴的保養品嗎?如果無此打算,我現在抹來抹去又有何用?反正三個月以後又恢復原狀了,我想矇騙誰的眼睛?
 
我們心裡都明白,不論什麼金汁玉液,自己遲早還得面對一張阡陌縱橫的老臉的,而且每隔三個月,我都得面對一次「老」的無情提醒,這種挫折感會帶來更深的恐懼與憤怒,會讓我們更難接受自己的老化,何苦來哉!
 
一個非關生死的保養品,都能激起這種負面效果,更何況是聲稱能治癒你疾病、消除你恐懼、化解你業障的種種特效捷徑!難怪當人們一陷身這一領域,很容易勾起更深的恐懼,以及隨之而來的憤怒。因為我們與生俱來的受害心理,其中之一即是「匱乏」,而匱乏一定會投射為「受人剝削」。
 
所以我們若接受高價的body work的服務,嘴上說是給自己的一份珍貴禮物,心理還是會感到受了剝削的。我發現,即使是花錢不眨眼的貴婦人,她們付出高價之後,通常不會心懷感恩,有些人甚至變得頤指氣使或吹毛求疵,因為她們付了高代價,相形地,也會提高要求,才能平衡自己「受剝削」的感覺的。
 
當然,在物欲橫流的社會,高價的服務仍能滿足某一社群的心理需求。但,它是為那些還無法了解「另一條路」的人而設的,你們原本不需要這類服務。問題在於,你們是怎麼掉到這圈子裡去的?不妨深自反省一下,你們知道沒有「偶然」這一回事,打從你親人生病開始,便賦予了身體一切意義,又賦予了傳統醫學的負面意義,而將一切希望寄託在另類治療的那一刻,今日的劇情已經擬定了;而接引你親人走上另類治療之路的朋友也是循著你們的求助之聲而來的。
 
因此,是你們自己一個接著一個的選擇把你們送到人家門口的。
 
如今,你們看到了這些另類治療背後那個看不到盡頭的無底洞,你們也看到了身體背後那個狡獪的小我,你們知道自己走錯了,可能會自責,而這個自責很快會投射為對他人的憤怒了。我希望你們別認為我在責怪你們犯的錯誤,這一路上,我一直顛顛仆仆地與你們同行,盡量隨順你們的需求,希望能消減一點你們選擇magic 時的內疚。你們若有錯,我也有份。其實,我竊自慶幸,為我們走一遭magic 路的,幸好是你們。唯有你們才能如此徹底地試遍所有支付得起的magic 花招;也唯有你們,一旦看清了問題,有能力轉換跑道。而你們所演出的這一場 magic show,很可能成為我們一生都難忘的借鏡。
 
由你們的這段歷練,我更深體會到,身體確實是小我將我們緊緊繫於娑婆世界的鎖鍊。連須臾不可少的一口呼吸,都一再提醒我,我只是一具身體而已。在台時,學氣功的朋友提醒我,我的肺功能不好,需要練氣功或深呼吸。我知道,終日做腦力工作的我,專注思考時,呼吸短淺,甚至會不自覺地摒氣。
 
每想起朋友的好意提醒,我便會到涼亭下做些氣功,每次深呼吸時,都覺得好笑,這般緊張兮兮地怕自己缺氧,還說什麼「我不是一具身體」。每一個刻意的呼吸,其實都在強化「我是身體」的存在層次。心靈朋友之間熱心分享的「養生之術」,更鼓勵我們一邊「靈」修,一邊在身體上大做文章,難怪人間或史上不乏精進苦修之人,不斷地告別娑婆,卻不斷地落回娑婆。
 
當然,奇蹟課程不會要求我們毀棄這具肉身的,它反而利用我們對肉身的執著,教我們認清執著背後的恐懼與內疚,告訴我們身體「不算什麼」,你不賦予它意義,它就纏不到你。因此,凡是一顆藥丸,一粒維他命或一碗雞湯能夠解決的問題,我絕不會自找麻煩,去練功,去排毒或以高價去消除業障的。把精力省下來,去照料我的念頭才是正著。
 
如果我們相信治癒是靠自己轉念,放棄舊有的信念,接受聖靈的詮釋,那麼一粒小小藥丸,都能成為仙丹,只要我能在這一小粒化學分子中看到聖靈的愛。它一旦安撫下了我對疾病的恐懼,我便能打起精神去面對疾病的真正起因。在那兒,我必會與祂會面,一旦選擇了祂,疾病的爪牙便失去了它的威力。
 
也許有些人會不解,我在課堂上屢屢叮嚀「另類治療」的後遺症,但朋友要為我按摩,整脊或除障時,我都樂滋滋地接受,興沖沖地前往,因為我感受得到這些Magic 後面的用意。
 
在「奇蹟之旅」一個半月的旅途上,我唯一的責任即是將自己的身心維繫於「最佳狀態」,方能聆聽得到聖靈的指引,不給小我任何藉口「作怪」。而這些萍水相逢的朋友,肯定我的工作對眾生的利益,謙卑而誠懇地願意付出一份力量,調理我的色身,讓我順利完成任務,這不是聖靈給我的禮物,還會是什麼?因著我相信它背後的上主之愛,這些magics在我身上發揮了 miracles 的效用,五年來的奇蹟之旅,每一次都讓我健健康康,歡歡喜喜地度過。
 
然而,回到家後,我就不能再靠朋友的恩情了,我必須直接由祂汲取力量。我明白,連我的呼吸問題,也是因為心念走岔了路,當我把工作「當真」,害怕做錯或有所失落,身體才會不自覺地緊繃,呼吸才會隨之短淺。我發現,當我記得祂的臨在,好似連到源頭處時(正如此刻與你對話的我),呼吸順暢得很。那我究竟應該提醒自己深呼吸,還是提醒隨時與祂同在,才是正著?答案便很清楚了,不是嗎?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