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於 : 蘇菲亞的寬恕日記

cat's talking

我帶著罪惡感來到這世界,但我不會忘了我有一個任務,就是從這罪惡感的假象中解脫,從我製造的夢境中清醒,誠如電影「全面啟動」開始、也是最後的一幕,李奧納多說:「我回來就是為了提醒你,這世界不是真的」。
 
我的朋友告訴我「全面啟動」這部電影真好看,跟我平常說的一些話很像,但是不知道究竟要啟動什麼?我說等我去看完回來再告訴你吧!「全面啟動」顯然是翻譯的問題,不過如果從原文inception來解,似乎可以解釋成,啟動我們那最初始的念頭,就是被植入潛意識那個最開始的想法。
 
那個想法才是我們所有問題的根源,我因著哪個想法竟然可以製造層層的夢境,就像是複雜的迷宮,但既然是夢境就會有醒過來的一刻,有醒過來的方法,除非你同意迷失在混沌的狀態。在電影裡是透過實物的「撞擊」,在生活中何嘗不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後,認清那個迷失的自己,找回真我。
 
我們為了掩蓋背叛的罪惡感,設計了記憶的電梯,每一層都有一些故事,模糊了事實的真相,繼續著不誠實的混沌人生。我也曾跟戲中的主角一樣,有一座藏匿愛情記憶的電梯,有一天當我願意一層又一層去面對時,才獲得真正的解脫。電影裡的電梯越往下越讓人難堪,但也越接近真相,也就是說,真相是藏在潛意識的最層,除非我們願意一探究竟,穿越這些故佈疑陣的幻境,否則真相無法大白。
 
電影中一層又一層的夢境,每一層都高潮迭起,緊張刺激,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我們每天就是在不同的夢境中穿梭,上演的戲碼環環相扣,一定要夠戲劇張力,夠複雜難解,才能騙大家入我的戲,這是高超的控制伎倆。我真的不小心上當了,在層層夢境中玩得不亦樂乎。當劇中人從每一層夢中醒來,回到機艙那一幕,我嚇了一跳,我怎麼忘了還有這一層呢?這讓我聯想到,如果沒有醒覺的能力,往往就是被夢境帶著走,最近我就是在層層夢境中「鬼打牆」。
 
我很喜歡電影中的一幕,兩人坐在街頭的咖啡座體驗夢境,爆破的碎片紛飛,那鏡頭真美。重點是那些爆破的場面對夢境中的人根本無傷,也就是說我們生存的世界也許充滿危險,然而如果能體會出這世界其實只是一個幻境,那麼我們根本不可能受傷害。這就是為什麼耶穌基督可以處在風暴中而不為所動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我總是可以從困境中安全無虞的過關斬將,即使我們常覺得困境那麼真實,但最終我仍相信「這世界不是真的」。
 
最感動我的一幕,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可以傳達「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是對我們最好的安排」這句話的橋段。原本植入想法的任務是執行一個破壞關係,分裂勢力的目的,其實目的算達成,所以李奧那多最後可以安全回家,但對被植入想法的那個人又何嘗不是一個圓滿的結果。當他對父親說:「我知道你很失望,我不能跟你一樣」,但父親回答的卻是:「我很失望,你想跟我一樣」。我的心被觸動了
 
所有的孩子都有一個對父母的忠誠度,他們總是沒理由的追隨著父母的命運,很多不覺醒的父母,也是這樣無意識的控制著自己的兒女。其實深入潛意識的底層探索到的真相往往是:「孩子,我希望你跟我不一樣」,用愛說出這句話,對孩子是一個最大的解脫,孩子會因此而獨立,走出自己有力量的人生,這是我在家族排列的工作坊裏屢見不爽的案例。
 
在電影中李奧納多想「回家」,那畢竟還是一個真實世界的家,對奇蹟課程而言,所謂的「回家」,就是回歸我們心靈不曾分裂的哪個一體圓滿的境界〈真愛〉。這就是一個全面覺醒沒有投射的狀態,也許大家都覺得很困難,但我相信只要我清醒著,就有一個「寬恕夢境」的任務,執行這任務,我們就能一起「回家」。
 
你發現了嗎?電影中每進入一層夢境,一定留有一個在執行任務的清醒者,而單獨留在最後一層夢境的李奧納多,深入最底層的潛意識而不被迷惑,覺醒著而不迷失,靠的就是「回家」的渴望,而女夥伴對他全然的信任,就是心靈的啟動,所以他們都回來了,而那時空的幻覺也頓時消失了
 

親愛的,因著我對「回家」的渴望,所以我會時時醒覺我的念頭,因為我知道我的念頭投射的後果,絕對不是我獨自承受。謝謝祢陪我去看這場電影!
 

PS「寬恕夢境」:也就是超越夢境,我所看見的世界是一場夢,根本不存在,時間不存在、空間不存在,我是夢中人、也是作夢著。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