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世世的寬恕

2010/10/02 00:31

原文刊載於2005年舊的奇蹟課程中文網站,作者:若水,轉載請註明作者及出處,感謝。
 

生生世世的寬恕
 
        麗莎最近與我分享了她的一篇讀書報告,文中充滿了她對靈性境界的嚮往。她渴望著宗教所許諾的寧靜而喜悅,她憧憬著天人合一的境界,與人一體的和諧關係,她希望在這人生旅途上永遠不再徬徨懷疑,安安穩穩地走向生命的歸宿。
        這一篇赤子的告白勾起我不少舊日情懷,三十年前,我就是為了這一境界而上窮碧落下黃泉,訪賢問道猶不足,一心想要走得徹底,毅然出家修道去了。誰能許諾我這一境界,不拘何種宗教,我都拜師求教。在同齡朋友忙著男歡女愛、結婚生子之際,我成日穿梭在師父道兄的圈子裡。
        每一種修行方法都許諾了無限的遠景,也都要求投入一生的代價,只是在方法與目標之間,總給我一種聲東擊西、南轅北轍的感覺。例如:為了獲得永恆的寂靜,我們勞身苦心,行善修法;為了修練慈悲的菩薩道,我們逃離紅塵,如避蛇蠍;為了證入空性,我們從早到晚排滿了功課,不容一絲閒情。我發覺,愈精進,世界愈形狹窄,與人愈疏,心內愈緊,所謂的平安與喜悅,在道場中竟成了稀有的奢侈品。
        我一直不瞭解問題出在何處,只在深夜盤腿靜坐時,為自己的慧根不足而暗自神傷。然而,環顧身邊的同修同道,竟也難得看見一副平安慈悲的顏容,大都修得齜牙咧嘴、形削骨立的。我感到這些靈修方法似乎缺了某個重要因素,但又說不出那是什麼。直到遇見《奇蹟課程》,我才找到了那個因素。缺了它,所有的修行方法都很可能落入小我的陷阱。
        佛教稱它為「空性智慧」(般若),尚未悟道的人,是很難將它運用於生活中的。存在了億萬年的山河大地以及億萬眾生,不是一個「空」的觀念就可把它空掉的。我們既不能假裝它不存在,又不能把它當真,在這進退維谷之地,我聽到《奇蹟課程》說:「寬恕吧!你就會認出他(它)的真相的。」頓時明白了,這真是一把力斬亂麻的慧見。缺了它,一切知識都可能變成「所知障」;缺了它,所有的境界都可能變為「法執」;缺了它,一切善行美德都被小我拿去充當門面去了
        不論我在世間傷害了多少人,或是受到多大的傷害,「我仍是當初上主創造的我」,我的圓滿本性永遠「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愈精進追求境界,愈強化了自己的匱乏感;愈渴望完美,愈顯出內在的心虛;對自己要求得愈嚴格,內在的反彈也愈強,於是我們陷入了「修也不是,不修也不是」的困境,而《奇蹟課程》就在「有為」與「無為」之間提供了一個下手處。
        寬恕,在《奇蹟課程》裡,絕不是先判定別人的錯而後予以原諒的,它是寬恕「我們心裡認定別人做了,其實他並沒有做出的事情」。前半句,讓我們先接受現狀,承認自己已把內在的心境投射於外,而要別人對它負責的伎倆;而後半句則指出慧眼之下的真相。明白他人的表現只是雙方因果業力的互動,只要我們能夠體會自己「百害不侵」的存在本質,不與他在情緒層面共舞,他的言行豈能傷害得了真實的自己。
我們永遠也控制不了他人的反應的,但我們仍能選擇自己的反應方式。寬恕便是面對虛幻的現實表象,卻能不把它當真的心態下,逐漸化解了事件背後的因果業力了。
不論你做什麼,都與身體脫離不了關係。當你認清自己什麼都不需要做時,就已由心中撤銷了身體的價值。這捷徑以及開敞的大門,能為你省下累世的修行,幫你由時間中解脫出來。在這途徑上,罪惡當下就會失去它所有的魅力。因時間在此被否定了,過去與未來亦不復存在。什麼都不需要做的人,自然不需要時間。什麼都不做,就是安息,你內開始出現了一片淨地,身體不再妄作以爭取你的注意。聖靈所降臨而且安住的就是這樣的地方。縱然你有所忘失,身體又蠢蠢欲動地佔據了你的意識時,祂依舊留在那裡。(奇蹟課程第18章,VII.7
        這是何等驚人之語,我竟然什麼都不必做!只要安坐家中,此生該學的課程自然會找上門來。只要不再東張西望,到處亂竄,我就能在此時此刻的人或事上,認出冥冥中將領我回家的「救星」。
這個好似冤家的救星,不會吝於指出我該修改的地方的,然而,我只需學習解讀他話中的密碼,不必跟著他的手指忙著修這補那的,我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寬恕那不善的假象,那個錯誤對我便失去了束縛的力量,也就沒有向對方討個公平的必要了。就這樣,在釋放自己之際,我釋放了他人;寬恕他人指責之際,同時治癒了內在的隱痛。
        我只需相信自己完美而神聖的本質,我就不待任何境界來向別人證明什麼。在無常的世界裡,不可能有什麼「永恆的平安」的,只要還活在這一副身軀裡,身邊自然少不了另一批人,為我指出自己有待學習的課程,他們都是領我回家的人。即使我「當」了一堂課,還有千百個補修機會的。
        只要我學會了寬恕自己,過去的錯誤就無法尾隨在後,我才能「全新」地開始。沒有人在背後為我評分,也沒有神在前面等著算帳,唯一不肯放過我們的,常是我們自己。
        我不再追求某種境界了,因為在永恆完美的本性上,不論加上什麼,只會遮掩了本來的光明。難的是,心裡雖懂得這番道理,心內仍有不甘,那汲汲營營、求好心切的心,不時地提起,又不時地放下,反反覆覆。才明白,要我們不做什麼,可真難也。慢慢也學會別太在意小我的「大有為」,這是它的本性,就讓它去忙它認為「應該」做的事吧!即使它有時讓自己出醜了,只好笑一笑,知道這一場戲實際上傷害不了自己的。
        小我得不到我們的共鳴以後,自會慢慢安分下來,但它也不會那麼輕易被擺平的,三五不時地找機會哀怨一番。我們也不必大驚小怪,只是靜靜地聆聽:感到焦躁時,寬恕自己的焦躁;感到心中煩悶時,寬恕自己的悶氣。我不再抵制小我營造出來的一切,也試著不為它辯護,更不想幫它套上一些平安、喜悅或慈悲的外衣,來贏得他人的讚賞。我不知在人間演過幾生幾世的戲了,這輩子不想再演「神聖」的戲了。可以試著脫下戲服,看一看自己害怕面對的臉孔了。
        幸運的是,我們身邊不乏新朋舊識,都會幫我剝下一件戲服,終有一天讓我看到自己的真相。
你只須與弟兄同在一刻,整個宇宙都會重歸你們所有。你已準備好了。如今,只須記住,你無須做任何事情。此刻,僅僅專心於此,遠比操心你該作什麼,對你更為有益。(T-18. VII. 53-5
       
只要我們學會了寬恕自己,所有的機遇都會轉為美夢的,即使還得在人間混個千百萬劫,又有何妨?也算是對一路上指引我們回家之路的弟兄姊妹的一種感恩吧!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