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奇蹟2.5

2008/12/02 00:30

本文綠色字體語錄若水授課內容
11/16星期日
我的記憶正一點一滴在被喚醒
即使在黑暗之中,隱約可見一絲微光,但是我並不想向光走去,
就這樣帶著覺知的反抗,走進奇蹟2.5的教室
—————————————————————————————————————————————————–
台北的奇蹟2.5在一陣輕鬆的歡笑聲中展開,若水一向幽默中帶著一針見血直抵問題核心的功力不減,但是多了一些溫柔的力量。我跟隨著若水對奇蹟課程練習手冊第二部的講解,彷彿再次經歷接觸這部課程四年多來的心路過程
 
一開始若水先解釋講座為什麼叫「奇蹟2.5,她幽默的說,這是方便大家可以混久一點。奇蹟三階段的研習營,進入二階是對小我的探索,如果小我的清理還不夠,去到三階的靜坐冥想很難進入狀況,對自己還不能完全接納的人,三階的冥想往往從頭睡到尾,也許二階還要再深入。若水設計了過度的「奇蹟2.5」,她笑稱,如果還沒修好,明年繼續2.62.65又是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今天的流程:
1.將練習手冊下半部的目錄作整體的介紹
2.下午茶時間
3.回答問題
4.用冥想(祈禱)的方式來讀練習手冊後半部
 
我專注的進入今天的講座,感覺今天有這些日子以來難得的平靜,很少有心中的OS,若水的聲音清澈響亮
 
練習手冊的上半部主要是解除小我的過程,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寬恕(undo),最後說到「我不是一具身體,我是自由的」,然後進入下半部,也進入新的歷程,下半部每十課都有一個主題,但不像操練方法。
 
若水為了讓大家理解奇蹟課程同一個用詞在不同階段有不同層次的理解,所以舉了一個例子。「特殊關係」在第一階段指的是我跟某人的關係,要跟某人解除困難的話,就會邀請聖靈來將特殊關係轉成神聖關係。但是進入第二階的「特殊關係」則是我跟我的小我的關係,明白所有的關係都是我的小我的投射,我跟小我過不去所以投射在親人、朋友、工作上。這階段的「神聖關係」也從第一階段的請聖靈進來,進而發現原來聖靈在我心裡,「神聖關係」就是我跟聖靈的關係、我跟靈性生命的關係。
 
從這裡我們也理解練習手冊第二部的每一個用詞都將進入它的本質,好比第一個主題何謂寬恕?「寬恕」這個詞,在一階和二階就有不同層次的了解。第一階的寬恕說的是,我以為弟兄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要寬恕他,其實我要寬恕的是夢出他們的自己,真寬恕是指「寬恕弟兄其實並沒有做出的事情」。寬恕到了二階就只是「觀看-等候-不判斷」,似乎有點難理解。
 
第二階段還是從「寬恕」開始,但是這主題下的十課內容似乎又無法跟寬恕的主題連線,若水解釋這階段是一種更深入的明白,她說:「這階段的寬恕不是行動,是心境,不像修練的方法反倒是培養心境,如何進入這主題十課的心境,要明白沒有這樣的心態,寬恕是出不來的。」
 
第二個主題何謂救恩?只要化解了小我就得救了,所謂得救,就是願意記起祂,把心規祂管轄,能經驗到救恩,這樣好像一切就結束了。我記得學奇蹟課程的初期就是這種心情,只要我有意願練習寬恕,生活上立刻就能見到奇蹟,我戲稱這是聖靈的棒棒糖,我還在讀書會不斷分享這些奇蹟經驗,鼓勵大家要主動去要棒棒糖。
 
我嚐到救恩的喜悅,以為到了一個境界,但是馬上進入另一輪小我的反攻,所以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呢?第三至五個主題分別是何謂世界?罪?身體?小我捲土重來,用它是非顛倒的慣性企圖告訴我什麼叫世界、罪和身體,我要切身再進入一次試煉。這階段的我,要忙著處理接踵而來的生命難題,好比接受父親的死亡;承認我利用了別人的感情來填補我以為我缺少的部份;練習勇敢地放棄我的工作,堅持這輩子不再作我不喜歡的工作;面對我的財務危機;正視我與原生父母的連結,好忙喔!
 
物質世界是否定天堂的,奇蹟課程並沒有規定你一定要做什麼,去搞一堆東西都可以,但是最後它會告訴我們,身體、世界弄得再好還是假的。奇蹟課程講得都是真一元論,聖靈不會跟小我作對,兩者一鬥反倒成了二元,小我一出來,聖靈就會讓他作主,而小我呼求聖靈時通常是闖禍要聖靈收拾爛攤子。
 
我記得有一個時期總是捉著苦不放,但嘴巴一直說要交託,然而結果並沒有改變,於是我就會理所當然的把聖靈推開,因為骨子裡根本不是真的想要愛,因為聖靈和小我兩者是毫不妥協的,而我必須誠實我是兩者都想抓。所以不是聖靈不靈,而是我沒有真心要交託,若水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究竟在妥協?還是真的用聖靈的眼光去看?
 
當我們進入靈性世界,小我一定恐慌,它一定反攻,我們會經驗到世界,世界就是內在恐懼、物質性的眼光、知見、看法,世界幻相的力量想取代真相,所以進入練習手冊第二部談的是世界的本質,不是有形的世界。不是談世界是什麼?我們要如何處理它?奇蹟課程談的是what for不是好壞的問題,世界上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它的目的,都是要把世界維繫下去,要賦予世界意義與價值,所以並不是說用世界不好,但是如果沒有覺知的話,每一樣物質都會讓我們「上癮」。
 
我們每天都在癮頭中無法自拔,我明明知道不能再吃宵夜,但是就是無法控制要這樣才能滿足;我知道我害怕死亡,奇蹟課程告訴我死亡根本不存在,所以我不再那麼在意有一天我會老、會死,但是我還是經常做小孩被摔死的夢,我還是受制於這一具身體,對它上了癮。
 
若水說另一場座談會要大家寫出讀奇蹟課程最抗拒的一句話,大部分都是寫練習手冊第一部最後面的「我不是一具身體」這句話,然而大家都不會抗拒「我是靈性」這句話。靈性和身體勢不兩立的,靈性不可能關在身體的監牢裡,兩者無法並存。「我是靈性」不會被抗拒,因為我的身體之外還多加了靈性所以不覺得有損失,但「我不是一具身體」就是要把我的寶貝徹底拿走,所以當然要抗拒。
 
我想這就是奇蹟課程厲害的地方,如此這般迂迴的一層一層為我們奠基,我常說祂心機很重,想盡辦法拐彎抹角的要我接受祂要我接受的,其實「我是靈性」和「我不是一具身體」這兩句話是一樣的。當我聽到「我是靈性」時,祂就已經在告訴我「我不是一具身體」,但面對始終不願意選擇的我,祂的迂迴其實是懷抱著無比的耐心才是。
 
若水繼續說著,第二部談的是世界的目的,我們只是要暫時用「世界」而已,所以覺知要很強,才不會掉在裡面(不會上了世界的癮)
 
這世界有很多的陷阱,這階段的我雖然知道有一個圓滿平安的境界,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幻相,罪是世界下面的本質,但是世界是外在的抵制力量,罪是內在的抵制力量,看起來好像我修得還不錯但這兩者卻抓著我告訴我,我不配有這樣的境界。我又神志失常的錯看了自己,在這幻相世界中游移
 
我們需要一個魁儡來演出內疚的戲,所以要身體,身體成為我們看不到上主之子的最大障礙。而1200頁的奇蹟課程公式就是:我們看不到自己的真相,我們在恐懼當中,把痛苦內疚壓下去,然後投射出去變成一堆有罪的人、變成無情的世界,要解開這個結,只有從投射出去的東西才能知道我們裡面藏些什麼,這也是為什麼要透過弟兄才能回轉,身體讓我們看不到我們本來的真相。
 
初級班學怎麼寬恕,去化解,奇蹟老學員要學怎麼去看,看錯了,問題就來了,看對了,就恢復了記憶,想起了自己的真相。這時候穿越世界和身體,才能了解什麼叫做基督(佛性/神性),破身體的像,從肉眼進入慧眼(聖靈的眼),用慧眼看什麼都對,不再對世界外在的障礙抵制。
 
很多人會誤解奇蹟課程一天到晚要人在聖靈(愛)或小我(恐懼)中做選擇,看起來也像二元對立,對奇蹟課程的真一元論,若水也做了清楚的說明。
 
奇蹟課程說,我不是站在中間選小我或聖靈,而是我已經在小我當中,但小我不是真的,但當我在小我的世界裡只有小我是真的,在人間怎麼活下去才是真的,這也是一元論,聖靈的眼光則說我是在幻夢當中,要學習如何選擇聖靈,聖靈也在我的夢中供我做選擇,祂不是在天上。奇蹟課程談這麼多小我,就是知道小我的厲害,所以要一一揭露它,如此就能不受它威脅。
 
進入「何謂聖靈?」的主題,是我開始要跟聖靈連線的時候,我的有學階段到此結束,無學階段開始,什麼也不必做,是因為跟祂聯繫後祂會引導我,不需要再給自己安排課程了。若水強調奇蹟課程沒有反對我們去上任何課,但要問自己,當我知道有這麼簡單的路要走,我可以交託,我不去學,反而要去學很難、很貴的課,以為那些課可以帶給我更多東西。
 
那我要問一下,我在逃避什麼?一定我有一個關卡過不去了,覺得上很貴的課程可以幫我過這個關卡,有時候也許可以,就像是tea time學奇蹟課程有時候也要出去溜噠一下,但是要能看出自己是在溜,不然馬上掉進另一個坑。物質世界是會上癮的,它是跟肉體細胞連的很好,身體會被拉走,我們對靈性是那麼陌生,即便我天天叫祂,但跟祂還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但身體的經驗就忘的很慢,如果有一個經驗是很好的話,會花錢去體驗一下,讓自己安心。
 
若水的這一番話,我很有感受,過去上其他的課程,多少都有溜噠的心態,但是心裡清楚奇蹟課程的觀點讓我不至於成為迷途羔羊。但這兩個月我是想從奇蹟課程中脫逃的,我有一種到頭來非選擇聖靈不可的壓力,於是逐漸明白走到最後其實根本沒得選,但我還是想留有一點自主權,所以我已經在小我之中竄逃。最後我竟然答應去上一個,我以前一直沒想過要上的課。
 
矛盾的是,在過程中的確有很棒的體驗,但又覺得很多經驗過去我也曾經歷過,為什麼還要再重覆確認一遍,這群人明明說著我曾經聽過的同樣的話,為什麼他們表現的好像對自己說過的話很陌生、甚至沒發生過一樣,然後小我斬釘截鐵的說:「修得還不夠所以有待努力」,直到那天在正文讀書會收到「同樣的事再發生,最大的意義就是『認清它的虛幻』」這句話,我才解脫。我一直覺得很怪,為什麼在課堂中有不錯的經驗,但是課後我無法再進入那個團隊,原來我不需要再有一個課程來教我怎麼看奇蹟課程,但是我也無須批判自己這次的出走,因為那個很深的覺知,讓我從這個出走中看出聖靈的引導。
 
何謂真實的世界?原來它不在這世界和天堂上,它是在我的念(慧眼)當中,同樣的世界我可以跟別人看的不同,那是因為我決定用寬恕之眼在看,所以眼前這個混亂不堪的社會現象,都不再能激怒我。何謂基督再臨?究竟是誰在臨,是我,上主之子再來,我正式穿越了世界(重生/復活/聖誕)。
 
來到最後審判?不只是自己重生,上面也有一個聲音給我肯定,我就是祂的愛子,所以最後的審判真正說的是:我原是純潔無罪的上主之子。何謂造化?上主之子在人間不是「創造」就是「妄造」,祂創造(creation)的絕不是大同世界,因為那還是世界(虛幻的),祂創造的都是靈性的本質(實相)愛、量、明、平安,其他都叫營造(make),在上主的造化裏我不會再傷害自己,有人會拭去我的淚痕,我開始在跟我遠古的記憶相印,我不必修那麼好祂也跟我在一起。
 
結束了嗎?還沒呢?何謂小我?再度進入下一個回合,這樣一層又一層的體驗所為何來?若水說這就是我的心路歷程,我頓時眼眶紅了。第三輪小我再來,不再是透過一些討厭的人事物,而是小我的本質,沒有人惹我,對自己徹底的否定,根本經歷不到上主,沒有外境惹我,只有內心經歷黑暗。當若水舉了德雷莎修女的例子,我眼淚落了下來?她說早期的德雷莎修女聽到耶穌的聲音,要她照顧垂死的人,但是從此之後耶穌就不見了,修女的後期根本感覺不到信仰,不再相信耶穌只做該做的事。我為什麼落淚?不知道,就是想哭無法停止,即使大家哄堂大笑,我也明白若水的幽默,但是眼淚不聽使喚。
 
最近在一個極度黑暗的點上,想從我學的所有知見中逃走,沒有任何外境惹我,相反的外境總是促成並解決我企圖製造出來的困境,但是我不再能像以往那樣訴說著奇蹟般的光明經驗,我內心經歷著無可名狀的黑暗。真的如若水所說的,在讀書會中,夥伴喜悅地分享奇蹟經驗,但我卻一句話都講不出來,有時候甚至不管讀書會召集人的角色,想臭罵奇蹟課程一頓(他媽的聖靈),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進入黑暗之夜,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面臨了最後的抉擇,但我還想逃
 
何謂奇蹟?最後一課回到「我」,真實的我,在人間的我,人間救主,走過所有的苦、經驗過所有的黑暗、也經驗過愛與平安。基督說的,我需要你的手和腳,在人間靠的是這個「我」。我一邊哭,一邊反問,為什麼是我,真的是我嗎?我在人間怎麼活?我要活出什麼?不純然的靈性,也不是小我,我在人間跟所有的人混,但是內在有家鄉的記憶,我來處理人間最繁瑣的問題。
 
最後的一課不是神,是我。
 
上半場的講座接近尾聲,若水在最後的一刻做了總結,她說,奇蹟課程整套思想有它的前提、方法和目的,每個經驗帶給我下一個體驗,而這個經驗是慢慢由我帶到靈,再從靈帶到我,不斷在舊的文字中重新去體驗。大家也都明白化解小我的功課不做的話,只能講一堆奇蹟課程的道理給別人聽,自己根本活不出來。若水樂觀的說,在這過程中,也許會玩一些花樣,但知道什麼是主要核心,不會走偏,到最後就是一元論,懶得去玩其他的東西。
 
說來簡單,卻是一條無法回頭的不歸路,此刻,我沒有停止哭泣,也許是為了心疼自己走過的路、抑或是為了祂的愛、也或許是因為看到自己不願意選擇的頑強、或者是為我早已不知不覺選擇了一條真愛之路
 
講座中間經過短暫的休息,也有一些問題的答覆,然後我們進入冥想練習,若水帶大家利用冥想的方法來讀練習手冊下半部,她要我們隨手翻開一課,就從這一課練習起,我翻到的是第300課,就跟最近要體會的「同樣的事再發生,最大的意義就是『認清它的虛幻』」相映,「再過片刻,這世界便成了過眼雲煙」,接下來,我想我會將這句話帶入每個有覺知的呼吸中,等待祂的引領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1 則留言

smallb · 2011 年 2 月 1 日 上午 6:12

感謝你的分享喔~~~
看了頗有收獲跟感想~~謝謝
(他媽的聖靈…噗!)
[版主回覆02/01/2011 21:39:02]hi smallb~~~此篇心得是轉貼" 雀斑素華" 滴~~~~自從開始帶列穆里亞的教導後
更清晰的看到" 他媽的小我" 的各式動機與暗影, 真是另類的奇蹟體驗阿 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