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某個奇蹟課程讀書會玩,

當中提到"為自己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

貼文如下:

 

零極限基本原則

4.你要對所有你經歷到的負百分之百的責任


發生在你生命中的事並不是你的錯,不過是你的責任。這種個人責任的觀念除了你所說、所做、和所想的之外,也包括出現在你生命裡的其他人所說、所做和所想的一切。如果你對出現在你生命中的一切負起完全責任,那麼當別人發生問題時,那也是你的問題。這和第三條原則是相連的——原則三說的就是你可以療癒發生的一切。簡言之,對於你的現狀,你不能怪罪任何人或任何事,你所能做的就是負起責任,也就是接受它、擁有它、愛它。你療癒得越多,就越能與本源調和.

 

這個和奇蹟課程的觀念有點相似,

 

因為外界都是你的投射,所以你投射出去的是有能力收回來的.

 

拒絕再當這個世界的受害者,就是要負起完全的責任來~~

 

但…雖說有點相似,其實是完全不同,

 

這就是為什麼不能用新時代的東西來解釋"奇蹟課程"~~

 

可以看"人生畢業禮"當中Raj怎麼說(P.247~P.253):

 


「你應該為自己負責」這樣的建議,只會催你去努力扛起自己的責任,而與你實存生命的運作脫軌。於是你走回了老路,按小我的方式去活,問題是,你的小我正在崩解坍塌。過去,你相當能夠為自己負責,但現在,不論怎麼努力想扛起責任,結果都是一團糟,徹底的失敗。那麼,又何苦來哉?別白耗時間了。

 

保羅:怎麼沒聲音了?是我卡住了,還是你沒有說話?

 

Raj:我沒有說話。

 

保羅:這麼說吧,我還是感到動彈不得,進退失據。我是說,現實舊迫在眉睫,還沒解決。難道我就只是一直坐在這兒等你繼續說下去,絶口不提自己的迫切需求,只管信心滿滿地守在這個寧靜中,這樣就是善用我的時間嗎?

 

Raj:不是這樣的,保羅。你只要渴求真知,就是讓路給真知進來。你想真正瞭解一件事的話,對你而言,最簡單的方就是提問題。

 

保羅:那麼,最簡單的問法,大概就是想請你談談「為自己負責」這個觀念。

 

Raj:樂意之至。

 

人只能為自己所造的事物負責。然而,人能「對」誰負責呢?自然是對「他人」負責,而不是自己。因為,當外邊沒有人,只有自己存在時,永恆生命就會展現,那時,人會感受到本體生命在他內展現出它的圓滿狀態。因此,保羅,所謂的「為自己負責」其實是小我的內在機制所編出的戲碼,它要鞏固的信念正是:我們是個別獨立的創造者,足以與真神的「造化之工」分庭抗禮。

 

好,你瞭解了吧!「為自己負責」這種遊戲要有兩個人才玩得起來,一個銅板是敲不響的,這點認識相當重要。〈創世紀〉第三章的寓言裏提到,夏娃偷嘗禁果,發現它很好吃的那一刻,並沒有生出什麼羞恥心或罪惡感來。等到她拿給亞當,亞當也嘗過後,「兩人」才一起感到羞愧。換句話說,在夏娃與天父的關係中,天父並沒有對夏娃下任何評判。這是個很重要的觀念。當時並沒有「二物」存在,「聯手」違背天父。那個時候,只有天父與夏娃存在,也就是只有天父與祂「自性」的表露(Self-expression)。

 

聖子在與天父的關係中,是不可能經驗到罪惡的,即便他好似做出了與天父分立的舉動。你瞧,這個時候,此違逆行為尚未聯盟,也就是說,沒有人在一旁「認同」他的這個行為。唯一存在的,仍然只有天父與祂自性表露(Self-expression)之間的關係,它依然純潔如昔。那個妄境還沒有產生同盟,因為天父無法與自己建立一個虛妄的關係。天父的臨在裏不可能有罪咎,因此,也不會有羞恥心這一回事。這正是為什麼說,不論我們的行徑有多離譜,只要一接近天父,所有的罪咎與羞愧都能得到赦免。

 

告訴你吧,唯有當一個小我存在感與另一個小我存在感「聯盟」了之後,才會產生羞愧與罪咎,而且把這些東西搞得跟真的一樣。只有在亞當一同吃了蘋果後(這個象徵所要表達的真正含義是:他同意和夏娃一起違抗天父的旨意),才會經驗到羞恥與罪惡,這時,才需要「寬恕」登場來加以化解。

 

責備你的,不是天父害你陷於「失去恩寵」的窘境的,也不是天父定你罪的,不是天父要懲罰你的,也不是天父。這話是什麼意思?它要說的,是那群串謀的「小我」,賦予了羞恥心和罪惡感意義,藉此定每個人都是有罪的正是這個小我聯盟,堅稱在你重獲天賦權利、重返天國之前,必須為你的每一個罪付出代價。

 

現在你知道,為何「寬恕」是覺醒的基本要素,又為何是《奇課程》的核心了吧它能撤銷你的評判,使你的弟兄不再因著你對他的評判而始終受縛於他與天父分立的那個個體身份。你知道的,每個人都期待別人負起責任來。人們希望你為自己那「有意義」的工作負責,其中暗示著你有責任把自己變成更有價值、更可信靠的人,過著有意義、能奉獻的人生。然而,這不過是個煙幕彈而已,他們其實也要你為自己的罪咎與負面行為負責。畢竟,要是你成績優異,有亮眼的文憑,又贏得不少信譽的話,你才抵銷得了你對自己的罪所應該負起的那些沒人敢提、也沒人想談的責任,以及你們相互認同的羞恥心。而這罪惡感與羞恥心,正是來自你們當初約好一起違逆天父旨意的秘密

 

於是,這成了值得你努力的目標:妥善打理自己,懷著自豪之心而非愧疚之情來為自己負責。但,容我提醒你,這並「不能」化解你對罪咎的根本責任。這罪咎之所以陰魂不散,乃是因為你費盡心思想作個獨立自主的「好人」,你並沒有放掉你與其他小我的秘密協,你們約好一起過著頭三尺無神明的日子,活得像是個喪家之犬,絲毫不像天父唯一且直接的自表露。

 

因此,正確來說,「從人生畢業」指的是「釋放」的過程,釋放那最根本的秘密協,釋放羞愧與罪咎,以及與之形影相隨的懲罰。「從人生畢業」表示,你已能夠說出「完成禰的旨意吧,而非我的意願」而且從此不再信賴自己有當家作主能力的那種「感覺」。你唯一渴望獲知的,只有天父的旨意,別無其他意願,而獲知的方法即是「聆聽天音」,就像你此刻在聽我說話一樣。

 

我再說一次,如同你發覺你目前正處於一個非你所能負責的境地,也無法滿足旁人要你「扛起責任」的需求。你必須瞭解「被迫扛起責任」種心態背後的機制,你不只受迫於你的自我制約,同時還受制於旁人類似的制約想法。你必須至少回溯到夏娃偷嘗禁果的寓言那個關鍵點上,她時雖違逆了天父,但尚未與天父之外的任何人或物結盟。這麼說吧,即便她真的做出了違逆天父之事,她仍活在與天父一體不分的完美之境。這是因為她尚未與別人結盟,而結盟乃是把分裂意識弄假成真的要素。在這階段,夏娃尚未完全接受這個狹隘的次元生存層面而自囚於牢籠中。

 

你與我相通的此刻,你並非與一個個體,一種有限的自我感相通。我說過,你乃是與全心全意為你們佇立於此的那扇「門」相通。藉此,你在我內感受到天父旨意的展現。所以,你透過我直接與天父建立了關係。

 

當你願意撤回你與其他小我之間的秘密協,當你愈是心甘情願地撤回做個擁有一顆隱私心靈的血肉之軀,而選擇與我結合,你便與天父合一了。這能將你領回〈創世紀〉的寓言那個關鍵點,也就是夏娃與天父那唯一存在的關係上(即便當時夏娃已做出了違背天父旨意的舉動)。換句話說,這能領你回到你的「純潔本性」!她的違逆行為不足以定她的罪。是她與天父之外的另一人「聯手」違逆天父的這個舉動才讓她產生了羞愧與罪咎的幻覺,因而對伊甸園、天國以及自己的真實面目(即真神的表露)的感受與體驗也完全失真。

 

要求你負起責任,等於要求你宣告你是個負責的主體。但是,你沒有那種自我負責的能力,你也沒有這樣的自我。你的存在,等於宣告「真神的臨在」。那才是你的終極真相,你無法由「人」的角度為它負責的。你沒辦法在「分別界定」的領域裏為它負責。在那分別界定的世界裏,分裂的自我好似陰影般籠罩在天國的每一角落,混淆又扭曲了你對天國的體驗。

 

 

YoYo:奇蹟課程是教你找回"平安",

教你"憶起上主"然後回家~~

而不是教你如何在這個小我的世界混得更好,

所以也不要批評新時代的東西,人各有志而已~~

 


God bless you!
天主在天受榮光
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
Amanda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