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68 《奇蹟課程》如何看待「分享私念」?
網編註:隨著大陸的奇蹟學員日益增多,一些國外的奇蹟教師開始來到中國分享他們的見解,傳授他們的修法。其中有一個名為「分享私念」的方法,去年在大陸學員間曾風靡一時,也引出了不少問題。這一方法強調把內心壓抑的想法向他人表達出來,以達到正視和化解想法,不再受其擺佈的目的。最初,大家發現分享私念的確可得一時之快,但很快有學員發現內心的衝突不僅沒有解決,「分享私念」的讀書會和qq群還發起了一場場宣洩憤怒、怨恨、批判的罵戰,有的學員甚至深感受傷,而寫信詢問網站「分享私念」跟奇蹟課程所說的「聖靈僅僅要求你一事:與祂分享你封鎖在心底的所有秘密。」(T-14.Ⅶ.6:1)是什麼關係。後來在一次網站組織的「若水答客問」呱呱共修中,又有學員提出了類似困惑,以下是若水的答覆。
——————————————————————–

學員:

    我正在練習大衛的「分享私念」,開始時感覺很不錯,但不久又陷入同樣的問題中。有老師說我修對了,有老師卻說我修偏了。我對此感到疑惑並想知道自己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狀態。請問你對分享私念這個方法是怎麼看的?

若水:

    分享私念可能是大衛自己的修法,我不清楚他的確切說法。我只能用《奇蹟課程》的話來說:小我只能投射,它沒有辦法分享。

    何謂私念?就是小我的念頭,就是小我的所有想法。終究來說,根本沒有私念可言。「事實上,沒有一個想法是隱私的。」「你和你弟兄若真是一體,你怎麼可能有隱私的念頭?…心靈若是一體,這事絕不可能發生。」(W-19.2: 3;T-21.VI.2:8,1 0)

    〈練習手冊〉開始幾課就直言,「我的想法不具任何意義。」(W-10)我對這個人是這樣想,對那個人又是那樣想;即使同一個人,他今天對我好一點,我有這一種想法,明天他對我壞一點,我又有另一種想法,變來變去的。「這些念頭究竟有何意義?它們根本不存在,因此不具任何意義。」(W-52.5:4,5)

    最近,我聽說有些同學在網站上分享私念,分享來分享去,結果就吵起來了。其實分享私念時分享的是自己內在的情緒,如同《課程》說的,「不論恐懼化身為什麼形式,它根本是你自己發明的一種情緒。這種說不出口的情緒,出自你的私念,屬於身體層次。 這種情緒與愛背道而馳,習慣著眼於彼此的不同,不願矚目於同一性。 這種情緒使你有眼而看不見…。」(T-22.I.4:7~10)所以講出的私念很可能形成一種攻擊而不自知。它表達的常是自己的恐懼,看到的是別人的不對,你等於在跟別人說你是他的受害者。我們以為把這個情緒發洩出去就解脫了?其實它遮住了你的眼光,遮住了你的正念。因為分享私念的那一刻,你作了自己不是「上主之子」的選擇。所以,私念本身是不值得分享的。

    當我們落入情緒中時,跟好朋友講講自己的隱私或感受也無傷大雅的。但如果我們天天都分享私念,把經驗都浪費在私念上,那我什麼時候才會選擇正念啊?「難道我不願加入整個宇宙的思維,難道我願讓那微不足道、漫無意義的「私人」念頭遮蔽了那真正屬於我的一切?」(W-52.5:7)不要忘了,當你把隱私念頭當真的時候,表示你非但不在正念之下,你還是在強化小我的看法、小我的心態,鞏固小我的勢力。所以,私念不值得分享。

    何謂分享?「…只有「尊敬」才配獻給聖子。」(T-7.VII.6:1)只有把對方當作上主之子時,你才分享得出自己最真實的、最想要的也最想保留的那好的一面,那種交流才叫分享。「你所能分享的,只有出自上主之念以及祂為你保存的想法。 這類想法本身就是天國。」「至於小我的觀念,則會自相矛盾,因為它們各自發生於不同的層次,即使在同一層次也會出現許多截然相反的想法。 相反或對立的念頭是不可能與人共享的。」(T-5.IV.3:8,9;6,7)所以在《課程》中,小我與投射永遠是聯在一起的。只有你的靈性才能夠分享。

    你或許會問,我們怎麼處理自己的私念?它說「至於你所隱藏的其他念頭,則有待聖靈以天國之光重新詮釋,把它們轉為值得分享之物。祂會等它們淨化到某一程度,才讓你分享出去。」(T-5.IV.3:10,11)耶穌也說:「把你所有的垃圾交給我吧;把小我那些私念、受害心態、恐懼、欲望全部交給我吧。因為只有我知道那個東西是假的。」只有覺醒的人陪你一起去看,你才會看清你那個私念下面其實是在求助,是在求愛;因為你本來就是愛。那時你的私念才能夠有出路。

    《課程》從來沒有要你把垃圾丟給弟兄,如果你把自己的私念丟到弟兄身上就是投射,不只傷害了弟兄,同時肯定了你自己就是那個垃圾。世間的人,每個人都活在苦戰之中,如果自己無法覺察私念底下的攻擊傾向,又正好對方未在正念中,他不跟你吵架才怪哩。結果你的私念,變成了小我的武器,把對方的小我也勾出來了,引出更多的恐懼。這種分享助長了小我,正念在那一刹那就退後了。這也是《課程》說的「你投射出去的正是你拒絕接納之物,… 因著你對自己的投射的排斥,你會不斷加以攻擊,因為你存心與它保持分裂狀態。」「你的投射所傷害到的一定是你。它使你更加仰賴自己分化的心靈;它唯一的目的就是維持分裂狀態。 這純粹是小我的伎倆,使你覺得自己與弟兄是兩個完全不同且毫無關係的獨立個體。」(T-6.II.2:1~3 ;3:1~3 )這很可能是分享私念的後遺症。

    我今天不高興時分享這個,明天難過時又分享那個,我天天都在變,天天都在分享?「那種分享,只是分享虛無罷了。」(W-54.3.4)

    這些全是《奇蹟課程》說的,我也只能講《奇蹟課程》的話。至於你選擇怎麼看,只有你能決定。只是別忘了《課程》的提醒:「聖靈推恩,小我投射。兩者各行其是,結果自當不同。」「因此,它們究竟會帶來富裕或匱乏,全憑你要運用哪一條法則而定。這選擇操之於你,至於你是否會運用這些法則,絕非操之於你。因為心靈不是投射,便是推恩…」(T-6.II.4:3,4;T-7.VIII.1:9~11)

學員:

    若水對「分享私念」的看法我不太瞭解,也有不同意見。當初我對大衛「分享私念」的方法也頗感疑惑。我想:「私念非得要說出來嗎?不是說我們在心靈層次覺察到就可以了?」

    後來我跟同學們一塊參與「分享私念」,其中少不了對別人的攻擊和怨恨,甚至互相謾駡,當然我自己也牽扯進去了。現在我感覺分享私念重點不是在「分享」而是在「私念」上。因為小我這個東西,不是說我不表達它我就不在小我當中。小我總是找機會竄出來表達的。如果我們不敢面對它而是逃避它壓抑它,既不敢想也不敢說,那小我就沒有表達的機會了。特別是我們內心難以面對的東西,在還沒有寬恕之前是不敢講的。所以,我們借用分享的機會,在一個安全的氛圍內將它表達出來。而讓它出來的同時我既不把它當真也不壓抑它。我是寬恕了以後我才敢講。

若水:

    那麼,請問你們已經分享了那麼久,真正獲得治癒的比較多,還是引發的問題更多?「分享私念」其實就是心理輔導在做的並且已經做了一百年的事情。例如有些話你不能跟太太講,因為關係太親密了。你也知道,要是你跟太太誠實地說,我覺得你不愛我。太太一定會跟你吵架,因她跟你一樣脆弱呀。心理輔導就知道這是行不通的,即使誠實的分享,不僅解決不了問題,很可能還加深了問題。因為小我的東西一出來就必會造成傷害,所以才有心理輔導出現,人們才肯花那麼多錢去找一個中立的諮詢師,講出自己平常不敢說的真話。這才叫不壓抑,但這絕不是分享。

    你說要「在一個安全的氛圍內將它表達出來」,也就是要在一個受保護的狀態下面說出來,這正是團體治療的功能。你知道為什麼團體治療一定要有輔導師在那裡?為什麼當你說某某人令你感到被冷落或沒價值時,輔導師一定會教你怎麼說,你不能說「“他”讓你感到被冷落沒價值」,這是責怪,這是投射。你只能說「“我”感覺到被冷落沒價值」。看到了嗎?連還沒有進入心靈層次的諮商師都知道:這個東西要小心!

    《奇蹟課程》對小我太瞭解了。我們多少次以「分享」之名行攻擊之實?「分享」這個詞是不是變得很神聖了?裡面是不是產生了很多的後遺症?夫妻吵架時,不都是在說真實的感受嗎?那他們也是天天在「分享」囉?所以,這個東西要小心!

    你剛才說得好,有些話是你寬恕之後才敢說的。如果那是真寬恕的話,你知道那不是別人的問題,為什麼還要分享自己寬恕之前的想法?寬恕之後你會跟他講什麼?你只會對他笑一笑,你會謝謝他。因為你心裡知道,這是自己的功課,他是陪你演出的救主。你再也不會跟他說我剛才氣你什麼什麼的。

    為什麼有時候我們以為寬恕了,但有種情緒好似仍卡在那裡,憋在那裡需要一吐為快?因為我以為,我說出來我對你的不舒服,丟給你以後我才能釋放自己的小我,希望說出來事情就沒有了。No!《課程》有句話非常非常重要:「觀念離不開它的源頭。」(W-156.1.3 )它說,你丟出去的東西一直在你心裡,你要丟,最保險的方法是交托給耶穌或聖靈都可以。如此,才沒有後遺症。我想你們已經親眼目睹分享私念的後遺症了,雙方都感到自己被侵犯了。

學員:

    但是別人當真,別人以為我在攻擊他,那是別人的功課,非我所能左右的事情。我還是認為在安全的氛圍內是可以分享私念的。因為靈性是不帶批判地看著這些想法,衪會知道怎麼去辦。

若水:

    如果對方已經沒有小我的話,他才可能不帶批判地聆聽,你的弟兄都已經超越小我了嗎?肯恩特別提酲我們:小心!你不要用靈性的東西砸在別人頭上。如果你真正修《奇蹟課程》,基於“從心推心”的道理,你知道對方此刻需要聆聽或能夠承受哪一句話,而不是自己想要說就說出來。

    你若已達到靈性覺知的層次,你就沒有「私」念可分享了。但不要忘了《奇蹟課程》提醒我們,世界上有多少殘忍的事情是出自好心(good intention)。

    所以,當我們覺知到某一個層次,不論分享什麼,都會由對方的眼神或心態的回饋中覺察到:「我這分享,結果令他難過了;我無心傷害他的,其實已產生了攻擊的後遺症;我以為這句話對他很受用,卻沒有意識到那可能是我需要而非他需要的話。」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可以趕緊收回投射的。因為我知道自己還未覺知到我和弟兄是一體的程度,那根本算不上分享,我得為這個事情負責。

    因此,《課程》不斷教我們明白:「分享你的富裕吧!教你的弟兄看出他們自己的富裕。不要被他們的匱乏幻相所蒙蔽,否則你也會感到自己的不足。」(T-7.VII.7:7,8)

學員:

    聽你說了這些,我還是堅持剛才的看法。原因是小我不說還是小我,靈性不說還是靈性,問題不說還是少不了。所以我按「寬恕十二招」第一招「承認恐懼」去做。我承認自己的小我,也承認自己在恐懼中,我先表達出來;然後我呼求聖靈、呼求愛。這二步是相互結合的。

    大衛說的第一原則就是「外面沒有人,一切都是自己的投射。」我覺得分享私念就只是表達自己的感受、情緒、恐懼、欲望,而不是像某些人那樣總把眼光放在別人身上。今天盯著張三不對,明天瞪著李四不好,箭頭老是指向他人。連「寬恕十二招」最起碼的「收回投射」也做不到。

若水:

    承認恐懼,你自己承認就好,為什麼你需要向對方講:「你害我很恐懼?」你知道嗎?罵人的方式有二種:一種是直接開罵,你這個傢伙是如何這般害得我怎樣慘;另一種是扮演受害者,讓對方看到自己被他害得多慘。你也知道丈夫最討厭太太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慘狀,她沒有罵丈夫呀,可是她在哎喲哎喲可憐叫喊聲中已向丈夫傳出一種訊息:你看看,是誰害得我這麼慘?
    所以在分享你的私念、你的悲哀憤怒或其它情緒時,「當心那讓你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待遇的誘惑。」(T-26.X.4:1)

    我常跟人說,如果你在靈修路上真的已經徹底覺悟了,你可以隨心所欲。要是你還沒到那個層次,還是不要裝成聖靈比較安全,誠實觀照小我的起心動念,我們才有成長的可能。

    《課程》裡面之所以用百分之八十的篇幅描述小我在搞什麼鬼,因為活在肉體的人,都是「小我當家」,小我的伎倆太多了。你說,私念不說出來會有問題,但若沒有真寬恕的修養,說出來問題更大。因為私念都屬於小我。所以聖靈才跟你說:「把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交給我吧。」我們要混就跟聖靈混去,要罵就罵耶穌聖靈去,那不只沒有後遺症,還可能是一個治療的機會。

學員:

    也就是說分享也好,不分享也好,若真有覺察的話,我想跟聖靈分享就分享,我想表達出來就表達出來。

若水:

    當你感到「不能不」表達時,你知道那是你自己的需要。是你需要利用弟兄作為你的聽眾,作你的投射板。這有點像剛才形容的「丟垃圾給弟兄」: 我心情不好啦,對不起,我要講出來了。還會給自己一個藉口:說說沒所謂啦,反正不具任何意義,說完了我自己知道收回投射嘛,寬恕一下就沒事了囉。

    那種分享其實是很缺乏愛心。肯恩有一次在研習中發現,他們鼓勵學員分享的結果,很多人認為應該有話直說,願自我負責,要自我誠實。其實是借分享在發洩自己的不滿,在攻擊別人。所以肯恩在第二天要他的工作人員在教室的每一個角落貼上幾個大字——Be Kind(仁慈一點)。要大家在分享之前反省一下自己是否具備了奇跡學員的基本功夫——仁慈一點。

    總之,我並不是說我們不可以分享私念,我只能提醒一下:小心!小我早已憋在那裡等著機會好打著靈性的名義竄出來發洩一番。所以肯恩特別提醒:你要分享的話,你必須已活在正念中而且在聖靈內,那時分享出來的東西才是對人有用的。如果你是在小我很不舒服、心有不甘的情況下說出來,不可能不傷害到別人而變成了攻擊。所以《課程》說:小我只能投射,它沒有真正分享的能力。

感謝 李泰運 編寫整理
   若 水 修訂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